“爆剧制造机”柠萌,没撑起影视股春天

正文: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胡描 编辑|罗丽娟

柠萌影视在今日(8月10日)登陆港交所,成为了今夏影视行业IPO的首位选手。

发行价为27.75港元/股,柠萌影视上市即破发,早盘一度跌超4%。截至8月10日收盘,柠萌影视报收27港元/股,较其发行价下跌了2.7%,市值为97.32亿港元。

在此前的公开发售阶段,柠萌影视也仅获得0.81倍认购,分配至公开发售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为122.21万股。

作为剧集制作行业排名前五,剧集精品率超过70%,且是行业中为数不多营收超过10亿元、盈利为正的影视制作公司,柠萌影视上市首日战绩,无疑给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虽然有“爆款制造机”的称号,但柠萌影视仍有他的“内忧外患”。

从企业本身看,是否能持续维系“爆款神话”不确定性较大。且收入结构单一的柠萌影视,极度依赖于版权剧收入,在近年来视频平台加码自制剧、分账剧的大背景下,影视公司话语权逐渐落于下风。

事实上,在与视频平台的博弈中丢失话语权的是整个剧集制作行业。在当前,爱优腾对版权剧的收购,已经成为了许多影视公司收入的重要支柱。而在平台力量日益强大之下,压价现象频发。

在资本端,许多影视公司寻求上市,以求打开资金渠道。除了柠萌影视,最近博纳影业也获证监会批文,这无疑给寒冬之中的影视行业的注入一剂“强心针”。

但影视行业真的要挺过寒冬期,迎来春天了吗?

01 “爆款制造机”背后的脆弱

在剧集制作行业中,柠萌影视与正午阳光、新丽传媒、华策影视、耀客传媒、慈文传媒并称为“六大影视公司”。按2019年-2021年的营收规模计算,柠萌影视均位于剧集制作公司的前5名之内。

而从创立到上市,柠萌影视只用了8年。

2014年,曾担任MG东方卫视副总监、SMG影视剧中心主任、SMG尚世影业CEO等职务的“老电视人”苏晓,正式离职创办了柠萌影视。

在此之前,苏晓曾领导过《蜗居》、《悬崖》等经典电视剧项目。其联合创始人陈菲、徐晓鸥、周元均也都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陈菲便曾担任过《甄嬛传》等剧的制片人。

一群“老电视人”深谙爆款影视剧的创作秘诀,创立仅两年,就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在2016年,柠萌影视上线了孙红雷、张艺兴、关晓彤主演的《好先生》,网络播放量热播期超142亿。黄磊、海清主演的《小别离》也掀起了全民讨论热潮。

电视剧《好先生》剧照

柠萌影视的爆款神话还在持续,旗下的《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三十而已》以及《二十不惑》在网络视频平台首播期间共获得超过193亿次的播放量。国内云合数据统计,在2022年第一季度,柠萌影视旗下制作的《猎罪图鉴》正片有效播放13.62亿,在同期影视剧中排名第五。

从成立至今,柠萌影视共制作及发行17部剧集,除了《全职高手》、《千古玦尘》为定制剧,其余15部均为版权剧,柠萌影视拥有其专有权。

另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从2018年-2020年柠萌影视播映的7部剧集中,有5部属于精品剧集(指有关年度名列前20名电视剧或网剧清单的剧集),精品率高达71.4%。2021年精品率也达到了66.7%。

不过,柠萌影视也并非一帆风顺,其在古装剧的尝试上便接连受挫。

在2019年,柠萌影视推出了《九州缥缈录》,据传其投入高达5亿元人民币,但最终表现平平。《择天记》、《扶摇》这些改编自头部IP,且有流量明星参演的古装剧,豆瓣评分均在5分以下,热度和口碑均不理想。

在古装剧接连失利后,柠萌影视在内容策略上明显更加聚焦于家庭都市、女性成长类型的电视剧制作。不过,由于制作成本原因,古装剧的平均授权费也较高,放弃古装剧也使得2019年之后,柠萌影视的营收成绩受到了影响。

招股书显示,柠萌影视在2019年-2021年分别实现收入17.94亿元、14.26亿元、12.49亿元,呈现逐步下滑的趋势。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295.1万元、5013.0万元、6091.3万元,也并不稳定。

据柠萌影视的招股书,其授权给客户的首播版权剧总集数,从2020年的127集下降至115集。且2021年播映的《陪你逐风飞翔》授权费相对较低,为2.19亿元,是其2019年-2021年3年中版权费最低的一部。

在2022年,柠萌影视上线的两部版权剧《超越》、《猎罪图鉴》的版权收入也不高,分别为3亿元、1.24亿元。

电视剧《猎罪图鉴》剧照

而柠萌影视的收入结构单一,版权剧收入是其最主要的构成部分,在2019年-2021年之中,其版权剧授权收入分别为16.33亿、12.07亿和10.51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91.0%、84.7%及84.2%。

当某一部剧集的授权费未达理想状态,且授权剧集集数下降,便会对整个公司的总营收造成影响。而这也意味着柠萌影视的业务链条还不牢靠。

02 版权剧败给自制剧、分账剧?

实际上,造成柠萌影视营收下降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视频平台逐渐向自制剧、分账剧倾斜,而对版权剧的需求不断降低。

在更早之前,影视公司主要向电视台投放版权剧。近几年来,网络平台为了吸引用户,并在行业竞争中获得优势,往往需要购买大量热门版权,砸重金抢夺独播权。

据晚点报道,腾讯曾为了拿下《如懿传》的独播权耗费了整整13亿元。

这也导致,影视公司版权剧的主要投放渠道已经从电视台转向网络视频平台,并且越来越依赖后者。

以柠萌影视为例,据其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柠萌影视自网络视频平台版权剧播映权授权产生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2.57亿元、8.97亿元、7.23亿元。以其授权收入计算,分别占比77%、74%、69%。

这也就意味着“爱优腾”等视频平台对其版权剧的授权需求,构建了其营收结构的主要部分。而平台对版权剧的压价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

在去年3月,影视剧《若你安好便是晴天》的制片人杨利就曾公开指责三大视频平台垄断市场、挤压中小影视公司、对版权剧进行压价。

杨利透露,这部剧倾注了她三年心血、投资超一亿元。从后期制作开始,杨利就在不停与三家平台联系,但得到的最终报价是每集20万,整部剧仅900万。

而《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并不是行业中的个例。据搜狐娱乐报道,有业内人士透露,电视剧《夺金》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原本打算一两百万一集卖给视频网站,结果视频网站一集只愿意出几万,38集的作品才卖两百来万。”

电视剧《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剧照

杨利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他们三家对版权剧,有一个群,在买我们这种版权剧时一起压价。很多人告诉我,现在版权剧的价格都是几十万一集,很多剧都是到了最后一刻不得不卖,只能匆忙定个价。但我不能接受,他们的自制剧、定制剧都是好几百万一集。”

在当前,视频平台越来越倾向于将资源投入到自制剧与分账剧上,且凭借自制剧、分账剧也能逐渐实现自给自足。

以爱奇艺为例,其自制剧集《隐蔽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豆瓣评分均超8.5分,迷雾剧场的系列悬疑剧已经建立起了口碑。而腾讯视频自制的《陈情令》也同样备受好评。

在分账剧上,据文娱君统计,到2019年、2020年,爱优腾斩获1000万~5000万的分账剧超10部,破5000万的也达到了5部。

几家平台也对分账制度有了更多的探索。

爱奇艺在2021年12月1日起推出了全新分账规则,平台将此前基于会员点击分账的会员分账收益判定转变为会员观看时长分账;优酷于今年1月17日正式上线了全新的“播后定级”模式;腾讯视频也在去年6月提出了以用户累计观看时长作为计费基础、提高分账比例、保底金额前置支付等三条新规。

能够看出,三家平台均在重塑分账剧的流量与收益关系,从而激励分账剧的创作。

而相比于定制剧、自制剧,分账剧最大的困境在于需要制片公司自负盈亏,其成本风险便决定了分账剧更适合小成本制作的剧集。

对于大部分影视公司而言,平台买单的定制剧仍是最稳定的收入来源。

但定制项目的门槛也在进一步提高。据“河豚影视档案”报道,当下投资不过亿或者评级为B的定制项目平台都不会通过。而在合作方的选择上,某平台内部人士透露,未来他们只会和包括正午阳光在内的8-10家影视公司合作。并且平台还在大范围清退此前有意向,甚至已过会但未开拍的定制项目。

这也意味着,头部影视公司在平台定制剧的立项竞争上会变得十分残酷。

柠萌影视的优势在于,过往的优质精品剧为其未来剧集制作积攒了良好的信誉,在定制剧需求集中于行业头部影视公司时,柠萌影视仍有较强的竞争力。

但柠萌影视究竟要如何去应对变化,或许还需要经过时间的考验。

03 影视企业如何寻求出路?

柠萌影视的上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

在此前,柠萌影视也曾试图A股上市,并在2021年1月启动A股上市计划,但于去年6月底终止。终止辅导3个月后,柠萌影视转战港交所,于2021年9月而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今年3月底,柠萌影视经历了招股书失效,重新更新招股书后,最终于7月20日通过港交所聆讯。

与柠萌影视几乎同时获得上市批准的还有博纳影业。在7月28日晚间,证监会网站公示博纳影业关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获核准,这意味着博纳影业长达5年的漫长“回A”路,终将“修成正果”。

作为打造了《长津湖》《湄公河行动》《智取威虎山》《红海行动》等影片的头部电影制作公司,2010年博纳影业赴美上市,成为了纳斯达克“中国内地影视第一股”。

然而,博纳影业并没有受到美资的青睐,登陆美股的当天即破发,市值最高时仅有60亿元。2016年,博纳影业从美股退市,并于2017年10月首次披露深市主板招股书,正式踏上“回A”路。

但行业寒冬却悄然降临。据金十数据统计,过去7年,影视行业上市公司总市值缩水了70%。

在2015年,影视行业29家上市公司市值总共6848亿元,是当时贵州茅台总市值的2倍。而到了2022年,37家上市公司总市值2154亿元,贵州茅台是整个行业的10倍。

另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至今,已有16.78万家影视企业悄无声息地倒闭。其中,2019-2021年我国吊销、注销影视相关企业分别为4.5万家、4.77万家、5.22万家。2022年至7月5日,该数字达到了2.29万家。

近年来,曾排队A股IPO的开心麻花、华视娱乐等影视传媒公司均被劝退或主动撤退。

更早之前,老牌实力影视公司新丽传媒从2012年进入IPO初审后至2017年,三次IPO均以失败告终。在2018年8月13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10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新丽传媒将成为阅文集团全资子公司。

而在这些实力强劲的影视公司之外,一些初具规模但实力仍薄弱的中小影视公司也试图冲刺IPO。

在近日,以分账剧《我叫赵甲第》获得7000万元以上收入的耐看娱乐再度向港股发起冲击,于近日提交新一轮的IPO申请。 此次已是耐看娱乐第二次递表,今年1月公司首次提交的IPO申请材料已经于7月初失效。 

影视公司对上市表现出巨大的热情,却似乎遭遇了资本市场的“冷对”,包括柠萌影视上市首日破发,也印证了这一点。

除了上市这条路之外,许多影视公司也选择了拥抱视频平台。

据 IT 桔子统计,截至今年3月,腾讯投资持股的影视、综艺制作公司已多达近20家,如《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背后的笑果文化、《陈情令》出品方新湃传媒等,背后都有腾讯的身影。

腾讯对博纳影业和柠萌影视的持股比例也分别为4.36%和19.78%。

但对制作公司而言,拥抱视频平台,也意味着将更多的话语权让与平台。

柠萌影视在招股书中提到,若不能维持与腾讯集团的业务关系,其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由于腾讯集团及本集团均从事剧集的制作,腾讯集团与其可能存在潜在竞争。

而除此之外,已经丢失了主导地位的影视制作公司,还没有找到更好的答案。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posted @ 22-08-14 03:19  作者:admin  阅读量:
10分快3平台,10分快3官网,10分快3网址,10分快3下载,10分快3app,10分快3开户,10分快3投注,10分快3购彩,10分快3注册,10分快3登录,10分快3邀请码,10分快3技巧,10分快3手机版,10分快3靠谱吗,10分快3走势图,10分快3开奖结果

powered by 10分快3 @2014

Powered by 10分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